斗破之萧寒谢谢你光顾,我的小孩-淼哥故事会

2019-09-09 admin 全部文章 14

谢谢你光顾,我的小孩-淼哥故事会


本文授权转自公众号:药酱
ID:medi-baby

很小的时候,我的梦想就是,Always wanted a daughter and dress her up,Joy已经两岁多了,总是会想念那些呼吸紧密相连的日子,有些静悄悄的画面深深浅浅的被细致的保留下来,今天写下来,祝派来折磨我们,却又用甜蜜的童真温暖着我们的小天使们茁壮成长!
自从踏上红毯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以后会有一个你,从此,三人成行,温暖一生。
孕期,医生严格控制着我的体重,我的理想是日本的标准7-10kg。孕早期偶有不适,中期偶尔腿抽筋,晚期频繁腰痛,不得不说还算轻松愉快。
带着她,和郑先森看了许多风景,各种流连于有花有茶的时光里,最后那些在家待产的日子里,贪婪享受了随手就可以翻翻书一整个上午的好时光。期间星稀交错着对娃娃出来后是否会丧失自我的恐惧,很快走到了39w这一天。
2015年9月3号,由于胎位不正并绕颈,全家根据医生建议决定这天进行剖宫产。
这是庆祝抗战胜利的特殊日子,寻思,交通管制能不能及时到达医院啊,包括父母公婆在内的一行六人,匆忙提前一天入住咯离医院最近的酒店。

临行前
手术定在第二天的上午11点,这一晚, 按照手术前8个小时不能吃饭/6小时不能喝水的指示,挨到了晚九点才敢在酒店用餐。
10点半,好好谢过父母公婆,贪婪地享受这仅存的几个小时和Joy的独处时间。那一晚格外漫长,我在地上不停的溜达,和老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激动的畅想着女儿娩出时会是怎样的一刻。
当时看着老公的侧脸想,觉得自己很幸运,幸运地感谢老公没有嫌弃变丑的我,以及帮我解决一切后顾之忧的细致,幸运地得以告诉自己,你看啊,你看。
晚11点,听说第二天四环路会管制,忍不住打电话到产科问,主刀的医生第二天会不会及时到达,结果被值班护士好好的安抚咯一番,说医生今晚会住在这里值班。
3号一早,提着早就准备好的待产包,一个大行李箱,披荆斩棘的出发了。
换上了易穿脱的病号服躺上床,正无聊时,翻看了医院的待产手册,才发现其实我要准备的东西只是简单衣物,打发时间的零食,和记录babe激动时刻的器材,各种充电器等等。

待产手册
护士轮流进来,告诉我说,我的医生在手术,开了电视准备欣赏宏大的准备阅兵的场面。这时我的医生风风扑扑赶来,身上还飘着手术室的香味。
一边交谈,她安排从走廊的尽头拖来了一台B超仪,斗破之萧寒 按照我们之前约定的,最后给我做了次B超,如果孩子转过来了,就取消今天的手术。
明知道不会有悬念,小家伙还是稳稳的把丫丫高举过头顶,坐在膀胱上位置文丝未动......
从32w开始,宝宝每天顶着我的胃,密度最大的头却不能转过来,其实也一定很辛苦。
医生说,小家伙头在里面左右转啊转,应该是脐带没辣么长所以转不动啊……

32w baby is comming
上午9点半,为方便产后打理,妈妈帮我把头发盘起,平时最爱给我梳头的她,却怎样也弄不平整。上了洗手间,出来时就看到备皮的那些小物件咯。
最难熬的步骤,是给我穿上了一双防血栓用的紧得要命的延伸至大腿跟白色长筒袜,输上咯预防术中感染的抗菌药物。
职业敏感,我看一下,用的是一代头孢头孢唑林,嗯嗯,很合理规范。
麻醉师进来,详细讲解了手术须知,又签了一份虽然知道内容仍不敢细看的麻醉同意书,送走了麻醉医生,等待始终走向十点的最后五分钟。
10点整,一行医护人员来接我,我自己躺上病房门口接我的手术车上。刚刚接待护士轻声对我说,我会陪你一起去。
驶向手术室的通道,四壁是耀眼的白色,空气中飘着家人很近又很遥远的叮咛,各种场景切换凌乱中。依依不舍的回望了一眼病房。

在二楼手术间门外,爸妈公婆被暂时拦截,老公被指示前往更衣室准备陪我待产。我知道,虽然是一个人独自进手术室,但走出手术室,就是三个人画的完整的圆。
依稀记得那个手术室很宽敞却显得很拥挤,空气是微温的。
医生、护士、麻醉师星星点点分布在不同位置,依次走到我身旁做了自我介绍,两个很温柔的护士帮我脱去了手术服,两个人用一块我叫不上的名字类似担架的板子把重重的我转移之狭长的手术台上,很窄,仿佛我只要轻微一动就会从台上掉落。
由于孕期水肿,戒指在手术中取不下来,无奈医生只好同意护士小心翼翼的帮我一层一层包裹好,祈祷术中不会用到通电的抢救设备。
包好后我被束带已经固定在手术台上,此时灵活的头部尚能活动,所以并没有那种准备cutting的紧张感。
感人的麻醉师放了一个暖风在我的领口,询问我感觉是否良好,告诉我一会便不会有温度和疼痛的感觉了。
然后同我的医生配合开始详细地给我讲解手术中每一步的操作和细节,另外一个麻醉医生开始给我操作麻醉,主刀医生就坐在旁边帮我解压。
局部麻醉的过程并没有想象的疼,一根细针穿过身体,我知道,接下来,不会再有痛苦了。
开始注射了,正如我之前了解的,麻醉师让我弯成了一个虾米形,我托着肚子尽可能抱成团,可是手术台太窄,我好怕动动就掉下去,麻醉师拍拍我低声叮嘱我千万不可以动。
和分娩计划中约定的一样,护士小姐开始调暗灯光,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交谈给我造成对手术步骤的误解。
我的面前除咯暖风、还备咯一个氧气罩、一个袋子,随后一股暖流注入,像是电流通过,从脚尖开始蔓延,开始觉得异常恶心,有种回到孕早期孕吐的感觉。
医生从上至下开始测试麻醉的效果,麻醉已生效,但是还是能却分不同位置的触痛感是有区别的。下一步咯一直忌惮的插尿管,已经毫无感觉。
此刻,我的主刀医生站到了手术台上,准备开肠破肚,她们如今是我最信任的人儿,熟练地准备动作甚至是那份淡淡的自信。
她把目光迎向我,微笑,说:“你想好咯吗?”我问:“什么?”她继续:“选个喜欢的时间我们开始啊!”
灯光突然亮起,我能想象我被巨大的光束包裹着,雾气缭绕,护士们一丝不苟轻声数着纱布和止血钳,她们的声音显得那么遥远。
等再回过神来,一个似乎是我老公的人,穿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坐在了我的左边。我一抬脸,装上他不知是过度紧张还是无比期待的神情,他说:“女儿要来了。”
准备工作就绪,主刀医生看了时间11:12,简短地轻声下令,我们开始吧。
“等一下吖医生。我还有句话。”
“恩?”
“那个,就是我忘说要给我切一条直线那种好看的,行吗。”
“ 满足你。”
有一块熟悉的绿布支起来用以隔离,遮挡视线,我感觉有人不停打转轻柔的抚摸,一圈又一圈。
医生问:“疼吗?”“不疼。”她补充到:“孩子出来的时候会有一点点难受。”
我觉得他们身影的晃动,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虽然看不见,但是我晓得三个医生很卖力、各个角度周旋、甚至登高按压,我努力想听清医生们在说什么,可是明明很近却又遥远到怎样都听不清。
我望着老公,老公望着手术台上医生手里飞舞的手术刀,我希望,他会是女儿第一个望见的人儿。
我轻轻问老公,你说她要是不好看你会爱她吗?她要是头发少像姥爷怎么办?能不能像你那么白?
先听到医生大声宣告11:16,4分钟,我听到了女娃的响亮的哭声。
手突然被老公攥紧,我们全神贯注,享受这美妙而悠长的哭声。我和老公互相看着对方,我忘记那块布后面正在缝合的那道线。
他说:放心,女儿很白,头发很多,腿很长。

第一眼
等待的儿科医生把孩子抱到边台开始检查,模糊中,伴随动听的哭声看见一只晃动的小身躯,裹着一层暖暖的胎脂。
“爸爸是不是要剪脐带啊?”
护士帮老公拍咯第一张和女儿的合照,然后她被裹在一块纯白色小包巾里,被抱到了我面前。
一股脑冒出的母爱流出,我仔细端详她,粉白粉白的,双眼微张,可是小眉眼是那么精致,还有好明显的唇线。
即使她不好看,头发少袁洁仪,也不白,这一刻,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爱上她。

儿科医生在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和评分之后,把小小只的她送到手术室外爸妈公婆那一站。
老公又回到了手术台边上守着我,告诉我再等待一下下,两个医生同时进行缝合,其实我知道有七八层。
但医生速度非常快,任凭再聚精会神的老公也只看清咯四层,大概一个小时后结束,医生一遍用流水帮忙清洗干净,一边叮嘱术后注意事项。
隐约中似乎还听见称赞主刀医生现场保持的非常干净,保洁大妈好省心等等,哈哈。
麻醉师对我说:“术后你会觉得疼,所以现在给你上一针吗啡,术后24小时你不会觉得疼,你回去休息就好。”
闪着光的赛末点。
出了手术室,迎接我的是妈妈温暖的目光。压上沙袋,挂上缩宫素,觉得自己元气满满哒。
术后四小时,不能进水,妈妈只能帮我润润唇。六小时,用吸管吃了第一口月子餐。八小时排气后,正常进食。二十四小时,拔尿管下地,去敷料尝试上厕所。
这个时候药效似乎还在,踱步的时候只是轻微疼痛,是较为轻松的。
三十小时,要咯布洛芬和氨酚羟考酮止疼,因为药物乳汁排泄量很少,所以继续让Joy吮吸。
娃娃从母体带来的能量可以维持24小时以上,经历了无数次饿着哭醒,又累着睡去的循环后,渐渐地,四十八小时后终于有了初乳。
女子不弱,为母更弱而更强。我想,每一个为了母的女人,却真的跟弱这个形容词再无半毛钱关系。

第一口
每天我都争取在走廊走几个来回,到出院三天后,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动(但还是被轮椅推出医院)。
比起孕期孕吐,痒疹,腰痛耻骨痛,还是觉得母乳喂养这关最难闯,但是看到她大口大口的之后满足的坏坏的小表情,吮吸继而在你胸前拱啊拱找啊找,总是贪婪的想多享受一会。
从此,三人成行。

这个六一,Joy都已经2岁8个月了。我早已经忘记子宫收缩每三分钟就要来一次的疼痛,也不记得没有止疼药起床时疼的泪如雨下。只盼着见他天天迷人的微笑,小小只打哈欠的样子,小嘴嘟嘟的神情。
有一个小孩子写过作文,是说小孩子在来到妈妈肚子里之前,都在天上排着队选妈妈,看到喜欢的妈妈,就会钻进她的肚子里。
有时候的确很想问Joy,为什么选我做你的妈妈呢?我们一起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考验,我无法想象她是如何克服她要克服的困难,肯定的是,我们都是胜利者。
当然,如果有一天她会问我,“妈妈,生小孩疼不疼?”
“……不疼。”
就像当初我妈妈告诉我的一样。

谢谢你的光顾,我的小孩!
感谢你来,感恩有你,欢迎转发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