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喜玫瑰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枚闲章-止观居

2019-04-30 admin 全部文章 7
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枚闲章-止观居

齐白石们的闲章
闲章,是印章中的一种,是区别于姓名字号章的一类。广义地讲,它滥觞于战国及秦汉时的“吉语”、“成语”印。从狭义上区分,一般是指起始于宋代的诗词文赋类的印章。

每每翻读印谱燕龙生态园,总觉得闲章是最能见人性情的,这种浓缩于方寸之间的含蓄宣言,真有一针见血的力量。有时候看到一方闲章,说怦然心动还不准确,似乎被它触摸到了心灵深处某个隐秘的所在,恨不能立马借来一用。

闲章为中国书法与绘画之独有,一幅精美的书画作品,离不开几枚点缀雅致、色彩鲜艳的闲章,而雅致精湛、充满中国文化底蕴之闲章,不但能够使整幅作品蓬荜增辉,而且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之妙用。

章起源于宋代,鼎盛于明清,形式活泼,涉猎广泛。

闲章一般包括引首章、压角章、吉语章、收藏章、鉴赏章以及斋馆章等等,其形式不拘、大小不一。
中国传统文人字画,讲究诗、书、画、印融于一体,在欣赏书画作品时,往往少不了对书画上钤盖的印章也一一品读一番张依伊,从印章中来识别书画家的学识与修养。
好的闲章若姜简介,除了让人玩味,更是书画家水平高低的无声展现。一方文辞清雅、篆刻水平高的闲章往往能为画作增色不少雷比尔将军号,因此有“闲章不闲”之说保罗蒂贝茨。

白石老人早年做过木匠,成名后作画常用“鲁班门下”一印,以示不忘昔日的贫苦生活。他有一枚闲章“我欲九原为走狗”,是取自他的自题诗“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青藤、雪个、老缶分别是名画家徐渭、朱耷、吴昌硕的别号,“三家门下转轮来”,体现他博采众长的好学精神艾斯库伯。
他从七八岁开始,在他将近九十年岁月中,差不多天天作画隐山梦谈,他所刻的 “要知天道酬勤”、“一代精神属花草”、“年高身健不肯做神仙”等闲章,道出他为艺术而献身的甘苦;而他的 “墨戏”、“不成画”、“门外人”、“浮名过实”等闲章,又体现了画家谦虚的精神。

傅抱石先生作画时好饮酒,饮酒后,豪情大发,泼墨潇洒自如,有一枚“往往醉后”,闲章,是傅先生酒后得意之作往往钤用。

潘天寿作画,钤一印:“一味霸悍”。朱其石自用印,刻:“任头生白发信手写黄山”,又刻:“平生无能事能事画梅花”。黄蔼农有“二十一代书香”朱纹印,马公愚则有“书画传家二百年”印。顾西梅有一印:“丹青不知老将至”。

闲章的分类
闲章内容是“包罗万象”的,粗略归纳,大致有以下的几类。
1、诗词类。
由于印面大仅枣栗,故多是摘诗词中的精彩名句。如明汪泓所刻“半潭秋水一房山”、汪高垲所刻“闹红一舸”之类。

2、文句类。
也多是指录古来文土妙言或自出心声。当然,也有以全文人印者,如清周芬即在方寸的印石上不厌其烦地刻了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的一百十七个字,字若芝麻,很是粗工。

3、箴言类。
文人好以警句自励、自律。如明苏宣刻有“君子有常体”、清张宏牧刻有“动正用和”。

4、吉语类徐华凤。
文士也多撷以人印,如清赵次闲刻有“永受嘉寿县丰华中学福”汤慕禹,清蒲华有“愿花长好月长圆人长寿”印,清吴昌硕刻有“美意延年”等印。

5、记事类长沙喜玫瑰。
若近人杨度尝请齐白石刻有“前生浙江杭州观音寺僧圆净”印。

6、寓意类。
此类印非用者道出,每不可释解其心结。如大画家陆俨少上世纪50年代被错划“右派”冲喜小新娘,为表明其受国本旨及冤屈心情,曾令笔者刻有“越人”、“我自爱桐乡”等印。

7、述志类。
此类印或为人,或为艺,多有座右铭的意味。又如明归昌世刻有“闭门读奇书开门迎高客出门寻山水”更是总结了生平志趣梅石楠。

8、诫谏类鱼跃农门。
这类印多为处世哲学中自我反省、自我警示告诫的文句。清代上海籍的篆刻家王玉如尝刻有“勿因私仇使人兄弟不和勿因小利使人父子不睦”,更是直接到似是诲人,也似自诲了。

9、纪年类。
若清金冬心就使用过“龙年丁卯”的印的,董湘昆清赵次闲就刻过“丁亥生”、“猪”肖形的两面印。大画家谢稚柳的“龙年七十九”,这类印在书画家中尤盛行。

10、履历类。
其中也包括里籍等欲海狂龙。如清邓石如就刻有“家住灵岩册下香山溪边”姚珠龙印,赵时枫刻有“家住灵岩册下香山溪边”袁子轩印,赵时枫刻有“祖籍隶慎国今居六代都”印。

11、生肖类。
以生肖图案作印是近今风尚,一般为书画家钤记用。

12、鉴赏收藏类。
一般以斋馆名、姓氏附以“藏书”、“藏画”、“珍藏”、“赏玩”、暂得”、“过目”等。

13、世系类。
由传统的家谱世系引申而来,若明汪关刻有“弥勒后身”印,清黄均刻有“大痴后人”印。

14、自嘲自谱类马吉亮。
如清赵之谦刻有“为五斗米折腰”,清陈鸿寿刻有“我书意造本无法”,清黄易刻有“画梅乞米”,齐白石刻有“老夫也在皮毛类”,李可染的“白发学童”,皆可玩味。

15、如清吴让之刻有“人因见懒误称高“
齐白石衰年,每为屑小所作伪品所扰,无奈之余,刻有一印,文日“吾画遍天下伪造居多“。